用户名: 密 码:
数据库t2:饲料添加剂另存文本打印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还原】

日期20020611添加剂名称营养再分配剂
副类别开发中的饲料添加剂评述类别饲料添加剂
资料来源中国饲料数据库情报网中心
内容营养再分配剂
(一)概况
广义的营养再分配剂(repartionist)应包括β-肾上腺素兴奋剂(?-AA)、牛生长激素、猪生长激素等,都是以调控动物机体内被消化吸收后的能量与蛋白质的分流与沉积为目的的药物。生长激素(牛)与生长激素(猪)都不是经口投喂,所以应不属于饲料添加剂范畴,为叙述方便,权且一榄子进行讨论,并介绍其概要。早期的动物营养科学家多着力于营养要素自身的功能、转化效率及其互补拮抗规律方面的研究。而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许多研究动态表明,逐步向群体饲养环境与营养的关系以及调控动物生理机制、调控养分给量,调控被消化吸收后的养分的分流与贮存等方向深入。总的目的是使畜禽按人们对畜产品量与质的要求进行生产,对此问题是值得注意的新动向。但是,由于药物的残留问题,以及营养调控后产品产量与质量的矛盾,尚有不少问题需要经过训练有素的专业科研人员通过深入系统的研究后,方可推广。 (二)生长激素
生长激素(growth hormone,简称GH或ST),用于牛的称为BST(bovine soma-totrophin的缩略语),用于猪的称为PST(porcine somatotrophin的缩略语)。生长激素是脊椎动物脑下垂体前叶嗜酸性细胞产生的多肽类激素,具有刺激调节机体生长的功能(类固醇、激素在哺乳动物机体内的代谢途径示意图)。在猪、鸡、火鸡、牛、绵羊、人等动物是由191个氨基酸残基组成,在鸭则由189个残基组成,分子量约为22~24。20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生长激素全部从牛、猪的垂体中提取。在提取过程中,容易混入多种具有生物活性的组分。所以长期以来,限制了对生长激素的深入研究。进入80年代以后,通过DNA重组技术,可利用大肠杆菌培养生产出高纯度、高活性的重组牛、猪、绵羊、鸡的生长激素,从而使生长激素的研究有了长足进展。口服无效,通过注射或埋植可刺激生长。由于牛和猪的类胰岛素生长因素-1(IGF-1)在临床上对人体具有活性,所以人们担心在使用BST后会引起垂体功能减退而影响儿童生长。但许多试验证明:用生物技术生产的生长激素是一种蛋白质激素或称代谢激素,只与靶细胞特定的受体结合而起作用;不像过去曾用于促生长的类固醇激素,可与机体内许多受体结合积累于体内。BST是一种复杂的蛋白质分子,在消化道内被分解消化,所以BST的活性受物种限制,只对牛起作用,而且与雌性激素、雄性激素有本质的区别,肌肉注射后,在动物体内很快被分解,所以残留很少(蛋白激素与类固醇激素生理功能的比较)。
类固醇、激素在哺乳动物机体内的代谢途径示意图
蛋白激素与类固醇激素生理功能的比较
不同物种的生长激素,其氨基酸顺序不同,有些氨基酸种类也不同。因此,BST和人体内的生长激素(ST)受体不同,不会具有活性,但仍然有人怀疑,BST被酶水解后的片断是否还会具有活性。实验证明:BST在胃酸和胃蛋白酶的作用下,会被分解成单个氨基酸和低聚肽类,不会具有活性。关于BST是否会进入奶中,或自生性地增加问题,经试验证明,可能性很少,即使进入机体,也仅可能是亿分之几的水平,比牛奶、人乳及人的唾液中的含量还低。还有人担心,注射BST后会不会导致IGF-I的分泌过量而进入牛奶中的问题。但经研究其含量很低,比人奶中自生性的IGF-I含量还低,甚至比每天每人经唾液咽下的IGF-I和IGF-Ⅱ的量还少。事实上,人在吃正常牛肉或喝牛奶时,也会食入极微量的IGF-l,况且加热、烹调后还会使其部分失活。在美国经过10多年的反复试验、论证,结论是用生物技术合成的BST在人体内没有激素活性,已被大多数学者所接受,在牛肉及牛奶中只观察到BST及IGF-I残留量的轻度增加,IGF-I在实验动物身上没有活性。 BST在美国是被审查的最详尽的一种“营养再分配剂”。前后进行了上百项试验,1990年8月,FDA的兽药中心(CVM)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关于“牛生长激素以及人体食品安全性评价”的论文。FDA核实了120个试验的数据,并经过美国饮食学会、国家卫生研究所、国家技术评价局、卫生福利部监察局及其他职能机构的审查。结论是“使用BST并不会危害消费者健康,而正式批准进入市场。 但是仍有人担心会不会引起过敏反应,会不会导致牛奶中抗生素的残留(因为治疗乳腺炎时会用抗生素)。有人也提出为什么不加上“BST牛奶”的标签等。经过争论后,结论是“不需要加标签,但允许主动加标签”。由于已证明BST在人体内无生理活性。所以FDA也没有要求BST产品附加容许量和管理方法,CVM也没有要求有关单位建立一套分析方法对产品中的BST进行监控。由于上述诸多疑难问题,目前对猪的生长激素(PST)迄今尚未见有国家正式批准使用。目前,在美国生产的生长激素系长效缓释埋植制剂及注射制剂已批准使用,但不属于饲料添加剂。欧盟尚未批准使用BST、PST作为营养调控剂。有些问题是属于贸易上的相互制约关系形成的。 (三) β-肾上腺素能兴奋剂 肾上腺是由髓质和皮质组成,从髓质中可分离出具有活性的儿茶酚胺(catec- holamine),此类化合物主要有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等。β-肾上腺素能兴奋剂(β-adrenergi agonist,缩略语,βAA),亦有人译作肾上腺素激导性兴奋剂、β-启动剂或β-激动剂等。是由肾上腺素活化或传递的类似于肾上腺素(adrenaline)和去甲肾上腺素(noradrenaline)的结构和生理功能的苯乙醇胺类衍生物(phenethanolamines),因其能与动物体内大多数组织细胞膜上的β-肾上腺素能受体(下简称,β-受体)结合而得名。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就发现儿茶酚胺能具有刺激脂肪组织、释放脂肪酸、增加蛋白质沉积的功能。但一直到70年代初期,才在改善机体营养调配、促进肌肉生长、减少胴体脂肪含量等方面进行了较广泛的研究。皮下注射、静脉注射、皮下埋植或口服具有相似的效果。据报道,β-兴奋剂的有效期在各种动物之间变异较大,猪为45~84d、肉鸡为21~49d,长期使用由于受体量减少而逐渐无效。对反刍动物的效果最好,对瘦肉型猪有效,对禽类一般效果不佳。但也有报道,对20kg羔羊的日增重或饲料利用效率上也无显著效果。 β-肾上腺素能兴奋剂有多种用于医疗的产品(β-肾上腺素能兴奋剂示例),可以提高氮存留、增重、胴体瘦肉率,减少尿氮损失,降低胴体脂肪含量,但不能提高日粮干物质和蛋白质的消化率。所以,在应用β-肾上腺素能兴奋剂的同时,还必需有足够的营养物质才能满足其营养调控的需要。另一方面,目前由于β-肾上腺素能兴奋剂对正常动物伴随有血压升高、心率加快、体温上升等症状,长期使用不仅效果下降,同时还会使肉质变黑、变干、嫩度下降。不仅如此,在未经严格掌握上市前停药期的非法养殖业者所生产的畜禽产品中,由于药物的残留,还会影响消费者的健康。为此,在应用这项技术时,还需要配套的监控管理制度。目前,美国已有条件地批准使用莱克多巴胺,但对克喘素等其他类型的βAA仍然禁止使用。此外,中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欧盟、日本等国仍禁止在肉、蛋、奶生产中使用所有的βAA。与欧盟等的职能机构,出于对激素的悬念以及管理上的问题,均严禁β-肾上腺素能兴奋剂在肉、蛋、奶产品生产上的应用。并对肉类及可食组织中的含量有严格规格,如英国规定它克喘素的最大残留量为0.5μg/kg,荷兰为lμg/kg,丹麦为0.1μg/kG,西班牙为1~2μg/kg。我国农业部也三令五申禁止使用。 β-肾上腺素能兴奋剂示例 莱克多巴胺(ractopamine)或苯乙醇胺(phehylethanoamine) 猪、牛、火鸡 克喘素(clenbuterol),又称:双氯醇胺或苯甲醇胺猪、阉牛、犊牛、鸡、绵羊 沙丁胺醇(salbutamol),又称舒喘灵(GAHO34) 塞曼特罗(cimaterol),代号为AC263,780,CL263,780 吡啶甲醇类L644,969,L674,105,L692,033,L640,033 肾上腺素 去甲肾上腺素
负责人熊本海博士



copyright © 2016 动物科学与动物医学数据分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
维护制作: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畜牧信息中心